Welcome to

赏鑫悦目

Home / 文学作品 / 《我当教父的日子》第一季第三章

《我当教父的日子》第一季第三章

        滚烫的油锅,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离他越来越近。心里的恐惧也越来越大。嘴上说不怕,那都是假的。忍不住大喊到:啊~~~~~~~~~~~。掉进了油锅。眼前黑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~~~~~,我猛的惊醒坐了起来。浑身从头到脚,全是汗,湿透了。啊,原来是一场梦。我坐了许久,才慢慢的缓过神来,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是木头的。盖着一床很厚实的棉被,衣服被拔了个精光。我在往远处看去,是一件很破旧的土房,没有什么家具,就一张小桌子在地上,桌子上有一盏油灯。旁边有几个小凳子,两个箱子上下叠在一起放在床边,上面放着一个铜盆,里面有一条黑不溜秋的的布。

这是哪里?发生了什么?我躺下,仔细的回忆这一切,这不可思议的一切。我们在沙堆聊天。。。。。。看见流星。。。。。。晕倒。。。。。醒来一切变样了。。。。都是坟地。。。。。看见鬼。。。。。进地狱。。。。哦,地狱看来是做梦!我自己仔细的在思考,梳理着这一切。但是这是那里?难道还是在做梦?梦中梦?张林呢?陈铭呢?我越想越糊涂。

我翻身坐了起来,找了找自己的衣服,都不见了。这光着身子,怎么办?看见屋子里没人,我走到箱子旁边,打开箱子,看见里面有几件破旧的衣服,裤子,算了,将就穿吧。穿上之后,想找个镜子看看,结果发现这房子,简直穷的可以,连镜子都没有。

我走到门口,瞧了瞧门外,是一座小院,好像是影视剧里的那样,一座茅屋,周围是篱笆,远处都是荒地。我走出门外,发现一个人背对着在干什么,我悄悄的走近,是一个老头,在劈柴。他发现了我,转过头来,对着我,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痕,眼睛不大,但是很有神,显得人很恶。头发很长,有些凌乱,黑头发中有不少白发,很瘦,牙齿黄黄的。他对着我,但并没有说话。是他!是那个鬼!坟地里的鬼!当时披头散发,但是月光依然把他的脸显现了出来,没错!就是他!

你醒了!老头开口说到。声音绵软,这和他的形象一点也不匹配。我愣了一下,回复到:“嗯”他转过头,继续劈柴,虽说他骨瘦如柴,但是挥舞起斧子,却显得那么有力。碗口大的木头,他一下就劈成两半。

“请问,你看见我的同伴了吗?”我怯怯的问道。“张林?他和翠儿去地里干农活了。”老头头也没回,说道。我的眼睛顿时睁大了许多,“你怎么知道他的名字?”老头放下斧子,又一次转过头来,对着我乐呵呵的说道:“你在我这住了半个月了,我能不知道张林的名字?还有你,李贵!”

“半个月?我的妈,这发生了什么啊”我又一次一踏糊涂。老头看我发呆,张口说道:“半个月前,你和张林在我的菜地里偷东西,我以为是那些坏人来捣乱,追了过去,发现是你和张林,当时你晕倒了,我看你俩都是个孩子,不像是那些坏人派来的。我就收留了你们。你一直高烧不退,所以,一直昏迷着。这都半个月了。今天你才醒。你得感谢张林,这孩子一直照顾你,还给我和翠儿讲了你们的遭遇。”这个时候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这一切的是这个样子的。

谢谢你!老先生!还不知道您的名字!我心里十分感激,说话的语气变了。“老生姓刘单字一个金。”老头回到道。“谢谢您!刘老先生。感谢您救了我!”我说道。老头点了点头,转过身继续劈柴。我突然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许多,刚起床时候的头晕目眩,也好了很多。深深的吸口气,空气不错,神清气爽。

远处,传来一阵说笑。我定睛一看,张林和一个女孩向这边走来。两个人有说有笑,手里还拿着两个筐。张林抗这一个锄头。这时,张林也看见了我,跑着向我冲了过来,“嗨!小子你醒了。命真大啊。怎么样?”张林还是那么没心没肺。“死不了”我回道。这个时候老头起身,放下斧子,走了过来,“好了,大家准备吃饭吧!这都晌午了,吃完下午还上集市卖菜呢.”老头刘金说道。“对了,这忘了给你介绍了,这是小女,刘翠,你叫他翠儿就行”老头介绍道。“对对,翠儿啊,这些天可把你照顾的好的很啊。给你擦洗,喂你药和水,你可得好好感谢人家!”张林还没等我张口,就说了一大堆。“你好!我叫李贵。谢谢你照顾我。

我,我,我,”我有点不好意思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翠儿什么也没说,脸红的对着我微微一笑,转身进屋去了。“哈哈哈哈,翠儿还不好意思了”张林说道。我也感觉脸烫烫的。“走走走,进屋,吃饭。”刘金说道。

“站住,老刘头!”我们刚要进屋,背后传来有人恶狠狠的喊声。我们齐刷刷的转过身,看见远处又一个瘦的跟猴子一样的人,个子矮矮的。大长脸。带着两个跟班一样的人站在院子外。“老鬼,什么时候交钱?你都拖了几天了,今天再不交,下午别上集卖菜了,再来!别怪老子踹你的摊子!”大长脸骂道。“虎爷,再给几天时间吧。这几天生意不好,没有钱啊。”刘金弱弱的回道。“你生意不好,就不给老子交钱?那老子吃什么?我手下那么多兄弟喝西北风啊!”这个叫虎爷的人说道。“虎爷,您手下就两个人,哪有那么多兄弟啊?”刘金说道“妈的!你敢嘲笑我!是不是想死啊!”虎爷恶狠狠的说道。“不敢,不敢。”刘金回答道。

“少他妈啰嗦,下午要么交钱,要么别来摆摊。要么。。。。。哼哼。。。把翠儿给我玩两天,我少你一个月份钱。”虎爷淫笑着说道。“使不得,使不得啊”刘金央求道。“那就乖乖的现在交钱!不然的话。。。。小风,给老刘头点颜色瞧瞧!”说着,虎爷抬手一挥,旁边两个跟班的从背后掏出棍子走了过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

感谢你的阅读,本文出自网鑫,转载时请注明出处,谢谢合作。

发表评论

始终为你带来意想不到的乐趣

>> <<